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谕示 >

1895年日本攻占台湾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谕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0点钟左右,在我炮台早已无一兵一卒、根本无法组织攻击的情况下,从基隆驶来的日海军“浪速”、“高千穗”二舰,一直深入开到海口内,并连发十余发炮弹示威恫吓。中西中佐乘此机会进入马祖宫广场,将广场上的几千名散兵全部置于他的火力控制之下。午后,日军大本营参谋、步兵大佐福岛安正,伙同宪兵大尉佐藤等60人,带了11名翻译,乘“八重山”号军舰由基隆赶到沪尾,占据原海关署,设立了所谓“沪尾事务所”,意在让中国散兵逐个进行缴械登记。麇集在广场上的中国兵没弄明白他们的意图,看到日舰遍布海口,前后都有敌军监视,惶惶然不知所措。出于求生的欲望,以为只要扔下枪械子弹,脱去号衣,就可换回活命,日本人就不迫究了。于是一个这样做,个个竟起仿效,接着不约而同,向四面道路及各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轰然跑去。“事务所”里的日本军官等着中国士兵前来登记,发现中国士兵这一行动,勃然大怒,指为“已降再叛”行为,立即挥动日军追赶。在他们的命令下,日军大发兽性,挥刀持抢,一涌而上。中国士兵跑得近的被撵上,死于刀劈枪刺之下;已跑远的在日军枪火的密集攒射下,也少能幸免于难。那些尚未及跑出广场的,则被日军用武力胁迫押回广场中央,鹄立等候,稍被认为意图反抗,即遭鞭打、脚踢,甚至在刺刀下死于非命。在这次大屠杀中,究竟有多少中国士兵遇害,详细数字已无法查证,但从原集结的人数达5000余名,后来日军只遣送了3000名推算,总数当不下2000名,当时由于日军严密封锁消息,只有一家外国报纸,曾用“血洗沪尾”四个字对这一事件作出过最简短的报道。四字寥寥,却足够人们从中想象出日军当时的凶残,以及中国士兵当时被戮之苦和死事之惨!

  在这次事件之后,日督桦山资纪慌忙印了一份“谕示”,在沪尾广为张贴散发,妄图掩盖其残杀俘虏的罪行。

  本总督于本月2日,同大清国皇帝陛下钦命交割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全权委员、二品顶戴、前出使大臣李经方,在基隆办理台湾全岛及附近各岛屿,并澎湖列岛所有堡垒、军器、工厂暨属公物件,转移完毕。自此台湾全岛及附属岛屿,并澎湖列岛,已完全归隶大日本帝国之领土。然前台湾巡抚唐景崧,违背大清国皇帝之意旨,嗾使在台官兵,恣其武力,与本总督相抗拒,本总督势非得已,遣军还击。基隆一战,尽扫狼烟。今唐景崧潜遁无踪,将校非殁即走,败兵四窜,掠夺良民,罪大恶极,虽万死不足以辜。惟此一暴行,或出于将帅之命,或困于饥寒交迫,衡之情理,恩施格外,宥免尔等死罪,且准免费搭乘我国轮船,送往清国福州。凡汝败兵,应从本总督之命,限于6月30日(闰五月初八日)前,向台北、基隆、沪尾我文武官署申请,速归清国。倘冥顽不悟,蓄意倡乱者,悉置于死,不稍假借。又各堡各社民等,如有藏匿败兵,一经举发,家主与败兵同罪。

  就这样,侵略被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正义的反侵略被涂描成非法;台湾人民为保卫家乡而战成了“挑衅”,明火执杖闯进别人家舍的贼人,倒成了“势非得已”被迫“还击”;给台北良民带来灾难的祸首,竟出而为台北居民“请命“,代抱不平;陷“败兵”们于困境、残暴加以杀害的刽子手,却成了悲天悯人、拯他们出水火的活菩萨!这真是恬不知耻的弥天大谎!真是不折不扣的强盗逻辑!至于6月9日发生的惨案,桦山在这篇“谕示”中,有意只字不提。但日军用血写下的罪行,当然不是他用墨写的谎言所能掩盖的,同时就在他公布这份“谕示”以后,日军还又用许多新的暴行告诉人们,日本是怎样对这些“败兵”“恩施格外”的!

  2. 任何透过youth.cn或或cn网页连接而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中国青年网概不负责,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youth.cn或cycnet.com或gqt.org.cn内所有内容并不反映任何中国青年网的意见。

本文链接:http://williamzanker.com/yushi/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