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谕示 >

人物|炳·廷素拉暖上将:泰国现代政治“活化石”(下)

归档日期:06-11       文本归类:谕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江萨·差玛南辞去总理一职时,泰国面临的形势极为严峻。政治上,泰共问题仍未解决,国家团结涣散,社会明显分裂;经济上,国际石油危机蔓延,国内通货膨胀压力增大,而泰铢的升值压力也对泰国出口业造成了巨大影响;安全上,越南入侵柬埔寨,对泰国东部、东北部形成直接威胁。

  炳·廷素拉暖临危受命,连任三届总理,既有时代的偶然性,更因其人格魅力和性格特征而具有一定的必然性。炳为人正直,官声清明,在军界、政界和媒体界都享有崇高威望。他在任期间,一改历史上銮披汶、沙立、他侬等独裁型军方领导人的霸道作风,善于团结各派力量,营造和谐氛围。他接任总理当日便亲赴前总理、著名媒体人、第一大党社会行动党克立·巴莫府邸,力促该党参与组阁,受到政党一致认可。

  他在位8年时间,历经3次大选,分别为1983、1986、1988年,每次大选均能顺利举行。尽管他不从属于任何政党,但政党均支持他出任总理。军人集团和文官集团在友好氛围下共享权力,这在泰国现代政治史上是一段难能可贵的“黄金时期”。当然,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炳在总理任内的政绩可圈可点。

  首先,解决国内政治矛盾,力促社会团结和谐。炳在1970年代担任第二军区司令时,提出了“政治优先于军事”的政策,以柔性方式对异见者进行“招安”。1980年和1982年,炳总理办公室分别颁布第66/2523号令和65/2525号令,对泰共武装人员实行特赦,鼓励他们放下武器,走出丛林,返回城市,成为“社会建设者”。困扰泰国社会已久的这一问题因此得到妥善解决。

  其次,灵活采取货币政策,推动经济走出困境。1980年,受国际经济危机影响,泰国农产品价格急跌,泰国对外贸易逆差和预算赤字扩大。泰国采取的货币政策为与美元单一币种挂钩,但随着美元不断强硬,泰国外贸深受影响。炳在听取各方意见后,决定宣布泰铢贬值,以保证农产品出口价格。泰国政府连续三次宣布泰铢贬值,尤其是第三次,1980年11月2日,泰铢一次性贬值15%。

  再次,软硬兼施加强外交,迫使越南从柬撤军。炳政府基本上延续了江萨时期的外交政策,但是对于江萨所采取的以谈判解决柬埔寨问题的态度有所改变,主张采取武力反击态度。在其任内,曾分别与越南与老挝发生数次武装冲突。同时,在外交方面,炳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据统计,两国间代表团互访从1979年的61个团次猛增至1985年的722个团次。1980年和1982年,炳率团两次访华,就柬埔寨问题进行磋商协调。中泰两军在战略战术方面也开展了有效交流。炳担任总理时期,泰国因在柬埔寨问题上的突出表现,获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

  在炳的领导下,泰国政治相对稳定,投资者信心攀升,经济逐年向好。至炳执政最后一年,GDP年度增长率高达13.29%,为紧随其后将近十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奠定了良好基础。炳在任期间力推的“东海岸开发项目”其实便是如今巴育政府“东部经济走廊”(EEC)的前驱。

  1988年7月24日泰国大选后,获胜的泰国党认为应该继续邀请炳担任总理,但是有部分学者反对炳连任4届,并发起99人签名抵制炳出任总理。炳为人正直,不愿授人以柄,主动下野,拒绝连任。

  炳本以为政治生涯就此结束,安心颐养天年。但很快,1988年8月23日,普密蓬国王下旨任命他为枢密院大臣。8月29日,国王再次下旨,任命炳为“国务政治家”。从此,他不用再处理千头万绪的政务工作,专心为国王担任顾问。他一生没有结婚,没有家室,可谓以国为家。他的忠诚与廉洁令普密蓬国王尤为信任。1998年8月4日,炳荣升枢密院主席,即国王首席私人顾问大臣。这个位置看似虚位,没有实权,实则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时的炳上将,已经超越之前连任三届总理的荣光,成为最受泰国王室信任的“第一重臣”。

  数十年的耕耘与经营,炳上将在军界根基极深,加之王室的信任,令炳上将的府邸“四柱宫”成为了泰国军界高层聚会的不二场所。一般来说,总理仅能决定非关键职位和中下层军官的人事。大多数军界高层尤其是核心岗位的任命都是在炳上将的府中商定,再由炳上将向国王禀报,这也逐渐形成了一种惯例。

  但2001年以后,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一年,一位叫做他信·西那瓦的商人政治家领导的泰爱泰党以前所未有的强势姿态席卷政坛,赢得大选。以泰爱泰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凭借着在议会中的绝对优势,强力推动多项经济复苏计划,提高政府运行效率。2003年,他信政府提前两年还清金融危机期间所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172亿美元债务,并将经济增长率恢复至5%-6%。他还采取多项政策,帮扶“草根阶层”,如“一村一产品”“30泰铢包治百病”等,深受底层民众欢迎。在外交事务方面,他信政府积极推行“进取性外交政策”,成就斐然,如发起“亚洲合作对话”论坛等。

  然而,在政治声望急遽攀升的同时,他信的强权作风也让其形象变得毁誉夹杂。从2001年起,他信开始改变军队内部的惯例,即不与枢密院商量,而直接安排军方高层人事。线年陆军司令素拉育·朱拉暖上将被调整至仅具象征性的武装部队总司令岗位,取而代之的是他信的堂兄猜西·钦那瓦。素拉育·朱拉暖出身特种部队,是炳上将最为信任的老部下。没有经过炳的认可,就将他调离最具实权的陆军司令岗位,令炳开始对他信产生不满。

  一位泰国专栏作家曾经披露,2006年他信被推翻前的几个月,炳上将在“四柱宫”里和朱拉隆功大学一位老师谈及他信时说道:“我并不讨厌他,但是他不适合”。而他信似乎也对此有着充分的认识。随着国内反对他信的浪潮不断掀起,他信曾或明或暗地在公众场合批评某些“置身宪法之外的有权势者”是的主谋。不少媒体将这位“置身宪法之外的有权势者”解读为炳上将。

  而之后不久,炳上将一身戎装,在他的母校陆军尉官学校向950名尉官生发表了著名的“骑手与马”的演讲。可能因为炳上将是骑兵出身,以马比喻也显得更加亲切。他说:“军队就像马匹,政府就像是骑手,是照看军队的,但不是军队的主人。军队的主人是国家以及国王。”这番言论引起媒体和学界的广泛讨论。

  就在炳上将演讲三个月后,陆军司令颂提在他信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宣布推翻他信政府,解散政府和议会,理由是他信集团威胁王室,腐败滥权,干涉军务,引发史无前例的社会分裂。

  尽管炳上将否认与2006年政变有任何关系,但据泰国一位记者描述,他推荐素拉育·朱拉暖上将接替他信出任总理时,说道:“艾(素拉育的小名)是最好的!”

  时隔多年后,2014年5月22日,陆军司令巴育上将再度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当巴育率领文武官员到炳上将府邸祝贺新年时,炳上将对此举也提出了赞赏。他说:“5月22日可以说是伟大之举,是对国家报恩尽忠,我想泰国人大多都对阿堵(巴育的小名)总理的举动赞同、满意并且自豪。”

  2016年10月,普密蓬国王驾崩后,炳被委任为摄政王。12月7日,炳上将携10位新任枢密院大臣觐见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国王,并聆听国王谕示。拉玛十世说:“有炳爸来做(枢密院)主席,我很暖心!”

  2019年5月1日,拉玛十世迎娶素媞拉王后,炳上将与诗琳通公主作为证婚人,足见他在国王心目中地位之高。炳上将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是5月4日拉玛十世的加冕大典,他作为王国最重要的9人之一,向国王进献西北方圣水。当他颤颤巍巍地将水呈献国王之时,国王主动屈身前凑,这一幕将永远定格在泰国民众心中。

  炳·廷素拉暖上将,泰国民众口中的“炳爸”,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终于在完成了拉玛十世国王加冕大典后,安然离去。“四柱宫”内,一片静阒,斯人已逝,空留传奇。

  炳是泰国历任总理中,唯一一位没有结婚的。终其一生,孑然一身。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炳上将其实是一位极具造诣的音乐家。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正在聆听炳95岁时演唱的歌曲“月光之下”。歌词极美,试译如下:

本文链接:http://williamzanker.com/yushi/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