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谕示 >

扶乩遗踪_读书频道_凤凰网

归档日期:06-11       文本归类:谕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旧货摊看到尘封久矣的两套印书板,擦一下灰尘,赫然露出“省躬录”字样,店主人茫然不知这是什么板片,只记起是收破烂者交货所得。

  何止旧货店,今日广州老辈中知道省躬草堂的,也没有多少人。这是一所规模颇大的道观,并且兼具慈善和医务的功能,在晚清民国之际,曾极盛一时。

  省躬草堂始创于清末,位置在今日德政北路,靠近广州图书馆一带。广州道观多祀三清和吕洞宾,但草堂崇祀的主神是广成子大仙,《封神演义》中的十二金仙之一,居于崆峒山中。草堂名声大噪的起因,第一是扶乩,晚清扶乩风气很盛行,草堂的扶乩人(行内称乩手)据说很灵验;第二是写符,岭南的道符,与北方也稍有不同,例如,岭南写符会用鸠血等特殊材料。而省躬草堂的符学则在广州道观中首屈一指,民国九年有叫潘慈的弟子还刻过《省躬草堂符学秘旨》。

  省躬草堂当年因为香火鼎盛,许多名流绅士便投身弟子行列,道教的规条无疑比清苦的佛教要来得贴近生活,既不戒酒肉又可娶妻室,便离名流生活不远了。例如写这块《省躬录》书板题签的温肃太史,就是当年省港显赫一时的翰林公,曾给逊帝溥仪讲过课。由于一众绅士的扶持,草堂得以积聚了一笔可观的资金,于是又开设了慈善和医药业务。草堂的诊所是全免医药费的,在民国时期,广州的贫民无日不聚于诊所门前排队,使这所道观名声大振。

  1936年,扶乩手忽然接到大仙的谕示,要弟子们在香港开设分馆,于是选址在香港大埔建立了香港省躬草堂。香港省躬草堂继承了广州草堂的宗旨,除了弘扬道教,也开有诊所赠医施药,最奇特之处,是入口处悬有木牌一方,上面大字写着:本堂向不收受外间分文。也就是说,香客来这里朝拜,要施一文香油钱,馆方都是不收的。这个在香港的宗教寺庙中极为少见。

  据说这也是出自于大仙的乩示,前面说过,道观历年存有大笔资金,现在设立有值事会,负责管理这笔资金,采取的是很保守的投资方法,比如银行利息等,来维持道观和诊所的运行。众所周知,寺庙道观的香火钱和善信捐资都是可观收入,在香港这样的收入更加不会少,但是由于大仙早有指示,草堂迄今没敢收过一文钱。至于以后怎么打算?草堂中人指着大殿说,大仙自然有办法。回归前,乩手又收到大仙的谕示,说以后连扶乩也别搞了,值事会决定以后停乩,有老乩手表示怀疑,值事会让他自己去请示,结果据说依然是一样停乩。由于内地的道观已经完全没有扶乩一说,省躬草堂停乩后,香港只剩下三数家道观还有扶乩,然而已经不成气候了。

  广州的省躬草堂昔日还出版了不少书籍,像这《省躬录》就是其中一种,出了十余集,除了前面提到的教弟子写符书之外,还有《省躬草堂大事记》等,现在偶尔也可以在旧书拍卖中现身。草堂于土改后全部停止活动,其遗址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拆除了,现在只剩下一块宽而长的石匾留在香港大埔的后殿前。

本文链接:http://williamzanker.com/yushi/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