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谕示 >

雍正已未年是什么年?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谕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雍正朝没有乙未年,雍正这个年号用了13年,分别是:癸卯年、甲辰年、乙巳年、丙午年、丁未年、戊申年、己酉年、庚戌年、辛亥年、壬子年、癸丑年、甲寅年、乙卯年。

  1739年3月22日,江南受灾严重,人民缺少粮食,乾隆帝特颁谕旨,将今年地丁钱粮直隶总督所属蠲免九十万两,苏州巡抚所属蠲免一百万两,安徽巡抚所属蠲免六十万两,务使家喻户晓,均受实惠。

  1739年7月4日,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固伦额驸策凌奏请率兵驻鄂尔海西拉乌苏,分兵驻鄂尔坤河、齐齐尔里克、额尔德尼招、塔密尔和乌里雅苏台附近,以防范噶尔丹策零。俟阿尔台山得雪报到后,再撤回过冬。乾隆帝允其所奏。

  1739年10月16日,就宗人府议奏庄亲王允禄与弘晳、弘升、弘昌、弘晈等结党营私,往来诡秘,请将其俱革去王爵,永远圈禁事,乾隆帝谕示:允禄不负总理事务重任,无一毫实心为国效忠处,唯知取悦于人,遇事模棱,不肯提当。

  1、公元1723年,四月,送先帝往遵化东陵,事毕将十四阿哥胤禵(原胤祯)囚之汤山;五月,太后猝死;八月,秘密立储弘历。

  2、公元1724年,十月,十阿哥胤礻我被革职圈禁;十二月,废太子胤礽病故,追为理密亲王。

  3、 公元1725年,四月,将年羹尧发往杭州,降为杭州将军;十二月,以92条罪名令年羹尧自裁。

  4、公元1726年,正月,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除宗籍;三月,将胤禩改名阿其那;五月,胤禵囚于景山观德殿;六月,定胤禩罪状40条,胤禟罪28条,胤禵罪14条;八月,赛思黑死于保定禁所;九月,阿其那死于禁所。

  6、公元1728年,六月,岳钟琪举奏曾静案,株连吕留良,吕留良被鞭尸、满门抄斩;同月,隆科多死于禁所。

  8、公元1730年,五月,胤祥病逝,雍正亲临丧所。以三哥胤祉并不哀痛为由(一说是在雍正的爱子八阿哥福惠夭折时),削爵圈禁景山。

  雍正在位时期没有已未年。1739年是一个平年,是农历己未年,是羊年。年号:清高宗乾隆四年。

  1739年3月22日,江南受灾严重,人民缺少粮食,乾隆帝特颁谕旨,将今年地丁钱粮直隶总督所属蠲免九十万两,苏州巡抚所属蠲免一百万两,安徽巡抚所属蠲免六十万两,务使家喻户晓,均受实惠。

  1739年7月4日,定边左副将军和硕超勇亲王固伦额驸策凌奏请率兵驻鄂尔海西拉乌苏,分兵驻鄂尔坤河、齐齐尔里克、额尔德尼招、塔密尔和乌里雅苏台附近,以防范噶尔丹策零。俟阿尔台山得雪报到后,再撤回过冬。乾隆帝允其所奏。

  1739年10月16日,就宗人府议奏庄亲王允禄与弘晳、弘升、弘昌、弘晈等结党营私,往来诡秘,请将其俱革去王爵,永远圈禁事,乾隆帝谕示:允禄不负总理事务重任,无一毫实心为国效忠处,唯知取悦于人,遇事模棱,不肯提当。

  雍正朝没有乙未年,雍正这个年号用了13年,分别是:癸卯年、甲辰年、乙巳年、丙午年、丁未年、戊申年、己酉年、庚戌年、辛亥年、壬子年、癸丑年、甲寅年、乙卯年。

  公元1725年正月,雍正对年羹尧的不满开始公开化。年羹尧指使陕西巡抚胡期恒参奏陕西驿道金南瑛一事,雍正说这是年任用私人、乱结朋党的做法,不予准奏。

  年羹尧曾经参劾四川巡抚蔡珽威逼所属知府蒋兴仁致死,蔡珽因此被罢官,经审讯后定为斩监候;而年羹尧的私人王景灏得以出任四川巡抚。

  这时雍正已经暗下决心要打击年羹尧,蔡珽被押到北京后,雍正不同意刑部把他监禁起来,反而特地召见他。蔡珽陈述了自己在任时因对抗年羹尧而遭诬陷的情况,又上奏了年羹尧“贪暴”的种种情形。

  雍正不仅没有给蔡珽治罪,而且升任他作了左都御史,成为对付年羹尧的得力工具。

  三月,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所谓“祥瑞”,群臣称贺,年羹尧也上贺表称颂雍正夙兴夜寐,励精图治。但表中字迹潦草,又一时疏忽把“朝乾夕惕”误写为“夕惕朝乾”。

  雍正抓住这个把柄借题发挥,说年羹尧本来不是一个办事粗心的人,这次是故意不把“朝乾夕惕”四个字“归之于朕耳”。

  并认为这是他“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所以对他在青海立的战功,亦在朕许与不许之间。

  接着雍正更换了四川和陕西的官员,先将年羹尧的亲信甘肃巡抚胡期恒革职,署理四川提督纳泰调回京,使其不能在任所作乱。四月,解除年羹尧川陕总督职,命他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

  年羹尧调职后,内外官员更加看清形势,纷纷揭发其罪状。雍正以俯从群臣所请为名,尽削年羹尧官职,并于当年九月下令捕拿年羹尧押送北京会审。

  十二月,朝廷议政大臣向雍正提交审判结果,给年羹尧开列92款大罪,请求立正典刑。其罪状分别是: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忌刻罪6条,残忍罪4条,贪婪罪18条,侵蚀罪15条。

  雍正说,这92款中应服极刑及立斩的就有30多条,但念及年羹尧功勋卓著、名噪一时,“年大将军”的威名举国皆知,如果对其加以刑诛,恐怕天下人心不服,自己也难免要背上心狠手辣、杀戮功臣的恶名,于是表示开恩,赐其狱中自裁。

  年遐龄及年羹尧兄年希尧夺官,免其罪;斩其子年富;诸子年十五以上皆戍极边。年羹尧幕客邹鲁、汪景祺先后皆坐斩,亲属给披甲为奴。公元1726年(雍正四年),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

  雍正三年十月,在京城发生了一起内务府佐领下人吵闹抢物事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裁减内务佐领下兵丁而引起。内务府佐领每年所需钱粮,在康熙三十年间,为三十余万两。

  而至雍正初,已增至七十余万两。为减少开支,雍正帝根据廉亲王允禩的奏请,决定削减内务府佐领兵丁的人数。

  此事引起了佐领下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要夺其钱粮,于是数百人聚集到允禩家吵闹,第二天又到内务府总管李延禧家吵闹,并抢去物件。

  步军统领阿奇图派兵捉拿为首者。雍正帝得知此事,认为是管理内务府的主要官员经理不善。遂于(1725)十一月初二日特颁谕旨。

  将管理内务府总管事庄亲王允禄罚俸三年,革去常明、来保内务府总管,来保枷号三个月,鞭一百。

  同时把为首闹事的五人交刑部监看正法,其余一部分人分别发往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安插做苦差,若原系奴仆,则给该处兵丁为奴。

  在查抄年羹尧杭州邸宅时,《西征随笔》被侍郎福敏发现,呈送雍正。雍正在首页题字:“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

  年羹尧被赐自裁一周后,谕旨称汪景祺“作诗讥讪圣祖仁皇帝,大逆不道”,亦被枭首示众,脑袋被悬挂在菜市口的通衢大道上,一挂就是十年。

  其妻发黑龙江给穷披甲人为奴,其期服之亲兄弟、亲侄俱革职,发宁古塔,其五服以内之族亲现任、候选及候补者俱革职,令其原籍地方官管束,不得出境。

  雍正三年(1725)夏,直隶大水成灾。清政府在赈济霸州、保定等七十二州县厅水灾饥民的同时,决定经营畿辅水利,兴办水利田,并派怡亲王允祥、大学士朱轼率员考察。

  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允祥等将考察结果上报,并绘图进呈,同时陈述直隶水利营田事,建议设营田,拣干练河员督率。雍正帝大为赞赏,遂命允祥总理其事。

  随后,设立了营田水利府,下辖四个营田局,负责兴办直隶水利营田事。雍正四年(1726),朱轼又提出加速营田工程的建议;鼓励民人开垦,照亩积多寡,给予九品以上、五品以下顶戴。

  凡到水利府工程处效力的民人,可视其承包工程量之大小,录用为不民职务的官员;降革官员赴工程效力者,竣工之后可以开复。

  流徙以上罪犯效力者,准予减等。雍正帝批准了他的建议,于是自雍正五年(1727)起,京畿营田便大力开展起来。

  营田工程有两项,一为修治河道,疏浚建闸,一是营造水田。雍正帝还调来江南、浙江老农教授水田耕作技术。

  营田很快收到效果,当年,官私垦田八千多顷,每亩可收稻谷五至七石。对于京畿营田,雍正帝一直坚持,收效明显。

  威远土州属云南镇沅土府。长年以来,土司横行,欺压土民,无限勒索,民不堪其累。且土司向来不许土民应考,恐其入学,与之抗衡。

  雍正二年(1724)初,土知州刀光焕隐匿朝廷追捕的要犯普有才,拒不交出。同年四月十九日,云贵总督高其倬以“纵贼不法”罪奏请雍正帝废除刀光焕土司职衔,并将威远土州改土归流,得到了雍正帝的批准。

  于是刀光焕被革职,并遣送江宁,由该地地方远土州,改设威远厅,设抚夷清饷同知一员,经历一员,添设普威一营,派兵驻扎。

  同时编里甲户口,清查田地,并对夷人子弟中有志读书者,准于元江府附考,增加元江府入学名额二人。普洱府设立后,威远厅改隶普洱府。

本文链接:http://williamzanker.com/yushi/202.html